一刹那的生命危险,一整天的肾上腺素

  •  
  • 312
  • 3
  • 3
  • Mandarin 
Dec 15, 2017 08:53
刚才开车时,我被迫猛刹车。紧接着扑上鼻子来的浓厚橡皮烧焦味儿告诉我,胎面花纹被消耗得很厉害。搞得我遏制不住对那司机产生怨恨的情绪。在美国其他城市里开车,像这样的事当然偶尔也会发生,但是在这里这是家常便饭。看在我心脏和血管健康的份儿上我得尽量避免肾上腺素的过度分泌才对。轮胎被消耗是可以用钱换来新的,但是心脏与血管的消耗是很难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