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里的熔渣 (Slag in the Melting Pot)

  •  
  • 187
  • 1
  • 1
  • Mandarin 
Sep 29, 2018 06:09
有一次我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无意中与一位勇敢的抗议示威者邂逅相逢了。我那天本来没有什么去抗议的计划,因为在迈阿密这边的烈日之下,我平日的活动范围限于从一个开着空调的地方到另外一个开着空调的地方通过最短路径移动。尽管如此,有一天,当我开车路过迈阿密县政府办公楼的时候,我偶尔注意到办公楼门前有一群人在举起大字报性质的牌子,为了支持一名共和党的候选人在示威。

他们支持的候选人,被纽约时报等较为可靠的新闻媒体机构认为,用不合法的手段把很多非洲裔民主党籍选民从选民名单上给删除掉,使得这些选民去投票的时被拒绝参加选举。结果共和党候选人的总票数显得稍微多一点。

那么停车后去观察一下这个场景时,我发现了虽然有十来个支持共和党的示威者,但是只有一个人在支持被剥夺胜利的民主党候选人。他,一位非洲裔美国人正在用很理智的口吻向那些共和党分子提意见。共和党分子的词汇量却非常贫瘠,他们好像只会说两个单词来对付对方:“你这个社会主义者!”

被夺取胜利的这个民主党候选人又不是什么像博尼或Alexandra Ocasio-Cortez之类的,主张民主社会主义政策的政治家 -- -- 毕竟这里是佛州并非纽约州或佛蒙特州嘛,他只不过是另外一个像奥巴马或希拉里那样的民主党政客 -- -- 一面维护少数民族和LGBT等弱势群体的权利,但是另一面不断地替华尔街服务。

在办公时间已结束后的办公楼门前,除了那十几个共和党分子与那唯一个民主党分子以外,只有一位警察在场。民主党分子的表态与共和党分子的表态那警察都看在眼里。在我个人的经验里过于情绪化的迈阿密人最不想听的是别人用理智的态度来向他们提意见。这位黑人同胞哭诉了共和党控制下的迈阿密县政府专门删掉选民名单上属于黑人选民的名字。(这个手段在美国其他地方是完全行不通的。属于绝大多数非洲裔美国人的姓名与属于美国盎格鲁•撒克逊裔美国人的姓名都是一样的 -- -- 什么斯密斯啊,约翰逊啊,琼斯诸如此类的英国舶来品姓名。然而在迈阿密这边,因为北欧裔居民的人数是微乎其微的,所以在删掉拥有英国姓名的黑人选民这个过程中,不小心删掉多数属于白人选民的名字这种可能性是没有的)

这帮都操着浓厚的古巴西班牙语口音的共和党分子,断然拒绝了听我那位彬彬有礼的同胞所说的话。为了让持有异议的人走开,共和党走狗对警察喊话撒谎说黑人同胞向他们举起了手,用暴力的威胁来恐吓他们。警察(警察绝大多数都挺共和党)听从了说话没头没脑,蛮不讲理的共和党分子,命令了说话有条有理(看似受过高等教育)的黑人同胞离开那里。亲眼目睹了如此荒唐的一幕,我不禁有了一股很冒昧的,想要打抱不平的精神从胸中涌了出来。因为诬告我黑哥同胞的那个共和党走狗,门牙全无(八成是被殴打的结果),所以抓住了他的这个小辫子,我就用西语嘲弄他说:“在你的社会主义母国,医疗是免费的,你赶快回去弄一副假牙吧,因为在资本主义美国你是付不起的!(待续)

对不起,先卖个关子,我现在有急事,我晚上再提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