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丽长发包装的,里面却空荡荡的脑袋

  •  
  • 156
  • 2
  • 1
  • Mandarin 
Nov 21, 2018 08:07
我的头发很卷,但南佛罗里达这边的人很讨厌留着卷头发的人。虽然像我一样头发很卷的白人,在我家乡纽约那边不缺其人,但是在佛州除了小部分黑人,留卷头发的人几乎没有 — — 头发自然卷的人,要么天天用吹风机把头发吹直,要么每过两三个月用碱液等腐蚀性的化学物质把头发烫直。(附近理发店的老板用化学物用过头,把我头皮给烫伤了以后我决定了不再烫头发了。)
我现在在星巴克,刚才有一个白种女子看我一眼后,就笑嘻嘻地说了一声“哼(humph)”,很显然是在耻笑我。我第一个反应是她在嘲笑我手里拿的篮子不如她的包包好。(因为我喜欢打毛衣,所以今天我把毛线活放篮子里到星巴克来打。)其实看样子她笑的并不是我的篮子而是我的头发,因为向我发出“哼”一声后,她立即就很骄傲地抚摸了她一头亮丽的、笔直的长发。(这个在纽约从未发生过的场景在傻X大本营迈阿密天天都会发生,至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