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的北欧人,外向的美国人,讨厌的佛州人

  •  
  • 576
  • 2
  • 1
  • Mandarin 
Feb 26, 2019 05:47
我刚才看了一个YouTube视频,视频里有一位德国人在讲德国人与美国人之间的一些文化上的不同,她说从德国坐飞机来美国时,乘客中谁是德国人谁是美国人,她一眼就能看出来。无论是亲戚朋友之间,还是陌生人之间,美国人一坐下就会开始聊天,然而德国人一坐下却把手机拿出来戴上耳机听音乐或看电影,尽量避免说话。我看这位德国人还没有在美国佛罗里达坐过飞机。

上次乘机去北方时,我左边坐的是一位约40岁的女士,而我右边坐的是一位90多岁的老先生。这个班次的目的地是新泽西南部的大西洋城(也就是美国第二赌城,特朗普的破产赌场所在地)。新泽西南部地区与北部地区不同,大部分居民都是土生土长的美国白人,因此飞机上的乘客们同样也是美国白人占绝大多数。视频里的德国人说得对,在美国坐公交,如果路程稍微长一点的话,乘客们往往会和周围的人打交道,这是常规。

那时,我拿出一本中文书,刚开始读的时候,老先生问我读的是中文还是日文。作为一位参加过二战的老兵,一提起东亚的时候,他不禁想起了他参加海军在太平洋战争里与日本海军对战的经历。(他退伍后在纽约市警察局里当警探的经历也颇有趣。)其实我自己有点内向,我也懒得和一些很无聊的陌生人说话,但是他在太平洋战争里的经历却很有意思,更何况这世界上,还活着的二战目睹者越来越少,和他交流也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老兵先生独自一个人坐飞机显然有些寂寞,无论他讲的故事有趣没趣,和他说说话还是应该的。

虽然我们两个人都是纽约人,但是我们的坐排里有另外一个乘客是佛罗利达人。老先生跟我搭话时,她在看一本小说,我们没谈了几分钟,她就开始生气叫我们小声说话。90多岁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耳聋,这是一件没办法的事。老先生听不见还是不想听我无从知晓,但是他还是继续把自己一辈子的经历讲给我听。被打扰的乘客不断地向我们说“嘘!”,但是老兵先生并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坐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受是很不自在的,不过寂寞的老兵都90多岁高龄了,女乘客才40岁左右,而且这里又不是德国 — — 我们三个人都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在美国,我们纽约人俩的行为才是正常的,而佛州人的行为才是离谱的!

佛罗里达这边的讨厌鬼,一部分是“土著”,一部分是被这里的“魅力”吸引过来的外地人,她属于哪一类我无法判断。
Learn English, Spanish, and other languages for free with the HiNative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