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碗热乎乎的脑浆吧!

  •  
  • 139
  • 9
  • 1
  • Mandarin 
Feb 28, 2019 04:03
在欧洲,法国人和意大利人的菜谱里出现很多食物大部分北欧人都不敢吃。我奶奶虽然在美国出生,但是她平常做的是意大利人(至少美国意裔)喜欢吃的菜。我小时候,她经常做牛肚、舌、肝、心之类的大部分美国人都不喜欢吃的内脏。(我还记得她埋怨市面上马肉消失了的事 — — 我和奶奶一样,对马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我猜马肉在纽约的供应被中断,大概要归功于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抗议吧。)与大部分美国人不同,我很喜欢牛肝,奶奶做的牛肚汤也很不错,但是牛舌是有点吓人的(至少一根刚买回来的,还没切成片的牛舌)。我爸爸说,奶奶给你吃牛舌你还算很幸运,我小时候你奶奶经常煮牛脑给我吃,那才恶心!

说到奶奶的意大利家常牛肚汤,我想起了去年附近超市倒闭时的清仓活动。(现在这家本来由美国人经营的超市的店面上贴着一个通告说:”“某某拉丁美洲人公司”超市即将开业“。)那会儿我买了一大堆迈阿密人不喜欢吃的罐装食品。最后一天,95%的东西都卖光了的时候,剩下的只有一些(至少对迈阿密人来说)离奇古怪的食品。这个时候,罐装食品一律一听0.20美元而已,除了墨西哥式牛肚汤连最古怪的食物都有人抢着买。那牌本来卖2刀多的汤我吃过了,有那种罐装食品特有的怪味,此外还算不错,因此我买了一打。虽然这边80%的人都是拉丁美洲人,但是他们不敢吃!美国最有名的罐装汤汁公司叫做“Campbell's”,他们pepper pot soup(美国传统式的牛肚汤)的配方很不错,我以前在纽约偶尔会买。大概因为迈阿密人非常挑剔,所以在迈阿密连这个比较普遍的产品我都买不到。